山东庆云鑫恒兴机床附件制造厂

长期暗涌在深水之下的中美“芯片战争”
发布时间:2018-04-22 15:11

  英特尔全球副总裁、中国区总裁杨旭对记者表示,“我们总部在美国,我们必须执行,我们继续关注这个事情。” 4月18日,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(FCC)已经投票通过了一项提案,尽管这一提案并未直接提及中国厂商的名字,但它将停止向那些购买“任何可能对美国国家安全构成安全威胁”的网络设备和服务的电信运营商提供联邦补贴资金。
 
  澳大利亚政府机构则决定,逐步淘汰中国大陆的华为、中兴两品牌的手机,将不再使用任何华为和中兴产品,而以前采购的,虽然暂时还在使用,但过一段时间将被取消,用其他生产商的产品取代它们。4月18日,有关本次禁售,作为垄断核心芯片技术的高通对新京报记者表示,暂时不对此事情作出回应。
 
  同时,高通也正在向中国商务部提出申请批准其440亿美元收购恩智浦半导体(NXP Semiconductors)的交易。不过,目前商务部尚未作出审批。上周六曾有国外媒体报道称,随着中美贸易摩擦的升级,中国正在放缓对高通收购恩智浦半导体交易的审核。
 
  业内人士称,审核的推迟可能导致高通不得不放弃440亿美元收购恩智浦半导体交易。而外界又普遍认为,这笔交易对高通的未来至关重要。 除了高通,另一家芯片巨头英特尔方面对此作出回应。
 
  英特尔中国区方面回应称,现在是财报发布前的静默期,我们已经知晓美国商务部的命令,并将遵守相关法律法规的要求。
 
  外界普遍关心,中兴对上游美国企业的依赖程度有多大,如果这一禁令全面实施,将会给中兴带来多大的影响。
 
  中兴危机背后的中国“芯病”
 
  业内的一种分类方法是将芯片分为成熟度、可靠性较高的基站芯片,和一般的消费类芯片。前者是中兴等信息通讯技术服务商所要用到的,而后者主要用在手机等数码类产品上。
 
  “(两者)不可同日而语,(基站芯片)从开始试用到批量使用起码需要两年以上的时间,主要玩家有TI,ADI,IDT等厂商”从招商电子发布的公告中可以看出,高端芯片基本上被外国厂商垄断,这也正是中国芯片制造业的症结所在。
 
  另从第三方报告来看,这一市场的核心玩家均为高通,且从份额来看高通均保持着市场龙头地位。
 
  芯谋咨询首席分析师顾文军曾撰文表示,看似庞大的中国电子产业实则处于产业链的最下游,即使中兴拥有比较多的专利,主要芯片和元器件却大多来自于美国厂商。
 
  数据显示,中兴通讯去年向供应商采购金额超过百亿元。中兴通讯2017年财报显示,中兴向最大供应商的采购金额为31.69亿元,占本集团年度采购总额5.46%,向前五名最大供应商合计的采购金额为106.12元,占本集团年度采购总额的18.28%。不过,中兴并未披露供应商名字。
 
  中金公司分析师认为,通信设备的核心零部件中,基站有的零部件是100%来自美国公司,中兴有1-2个月的备货,如果不在这个时间内达成和解,会影响中兴设备的生产。这对电信行业,特别是中国运营商网络建设会造成影响,影响未来5G建设。
 
  唯有芯片,在三大应用领域均一定程度的自给率不足。中兴通讯的三大应用领域里,芯片门槛最高的板块是RRU基站,这一领域要想实现国产替代,需要较长时间。
 
  顾文军在文中称,仅仅芯片(还不包括为数众多的元器件)领域,中兴通讯就多达数十家美国芯片供应商,更为致命的是,在中兴通讯几乎所有产品领域,几乎所有细分环节都有着美国芯片的身影,而国内的芯片少之又少。
 
  业内有分析认为,中兴在短时间内很难找到替代品。Strategy Analytics分析师杨光认为,中国厂商短期内还很难跳过高通,高通控制着终端芯片。
 
  中兴被“锁喉”后
 
  下一个会是谁?
 
  芯谋咨询首席分析师顾文军认为,这次事件是在特殊背景下的个案,目前这个阶段中美两国都在寻找筹码出牌的前夕,会发生任何的可能,而中兴可能被抓住了把柄,达成认罪协议就该遵守。这个事情可能最终会继续通过谈判解决,暂时不会扩大。
 
  据相关媒体报道,华为征战美国市场以来,可以说是屡屡碰壁。技术与资产收购遭到否决,(2008年的3com、2010年的3Leaf和2Wire,2011年的摩托罗拉网络部门),2010年收获的60亿美元Sprint运营商订单被迫取消,不久前与运营商AT&T的智能手机销售合同告吹,与零售商百思买的销售合作提前中止。
 
  ?日前,华为副董事长徐直军对媒体表示,“有些事情放下了反而轻松”,“中美之间的问题不是我能说清楚,可以解决的”。
 
  咨询规划院主任工程师蒋军认为,这次制裁的背后可能也有5G的原因。从全球部署来看,中国在5G上更加高调,欧美国家比较谨慎,运营商都有自己的计划。但如果从对抗角度考虑,可能有这样的原因,中国的超前,势必引起美国的担心。
 
  “华为、中兴这样的企业虽然参与验证标准制定,话语权会更大,但具体标准到产业化阶段,肯定是要考虑到产品设计、专利、方案等多个方面。芯片作为最上游,从目前了解的情况来看,芯片主要提供商还是高通,如果这个时候被限制,对中国厂商不利。”蒋军说。
 
  国内“芯”公司纷纷涨停
 
  战斗力有几颗星?
 
  或受美方“封杀”中兴这一消息影响,4月18日收盘,国产芯片出现涨停潮。盈方微、文一科技、天邑股份、深科技、紫光国芯、大唐电信、必创科技、北方华创等19支芯片概念股涨停。
 
  国金证券认为,中美贸易摩擦背后是科技和战略主导权之争,此次中兴事件并非独立事件,美国主要目标是狙击中国在高端制造领域的拓展,不排除其他科技公司后面有受到类似限制的可能。
 
  “从长期来看,这将促使中国加快前沿技术研发和薄弱环节突破,在通信行业中5G技术和高速光电芯片、通讯芯片等领域,加速占领技术高地和实现国产化替代。”
 
  中国芯片产业的发展得益于政府对信息安全的重视。早期,高端通用芯片作为“核高基”专项之一,以及国家863计划等重大政策的加持,大量的政府资金涌入半导体产业。龙芯、飞腾、申威等国产公司纷纷立项。进入智能手机时代,华为、紫光为主的中国公司更是加大投入,各种挑战高通、英特尔的宣传不绝于耳。
 
  这些公司或多或少曾在自主研发上进行尝试,但研发进展缓慢。在863、973、自然科学基金、知识创新工程以及核高基重大专项等资金扶持下,中科院计算所2001年开始研制龙芯CPU。直到2010年,转型成立公司,该计算所研制的CPU的样品才完成产品化。通常,一款芯片的研发周期是3年,而如华为海思、展讯等购买ARM的IP授权仅需要1到2年。
 
  通过架构授权,快速投入设计研发,这是目前半导体产业的常见模式,高通和联发科皆受益于此。2013年,华为也获得了ARM的架构授权,即华为可以对ARM设计的原始架构进行修改和对指令集进行扩展和缩减。
 
  在这之后,华为陆续推出了从麒麟910到960多代产品,并在处理器架构中融入了自己的技术创新。虽然是否应当自研架构仍在业界存在争议,但与十年前一款商业化应用的系统芯片都没有,已经是零的突破。
 
  ?更为关键的是,在核心关键领域,中国厂商长期缺席。一方面,中国厂商固守自己市场,没有意愿突破。
 
  一位展讯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其产品从基带起家,一直没有触碰高通核心专利,所以就长期未能支持CDMA制式,至于与通信相关联的基站芯片更是不去触碰。另一家通用芯片厂商市场工作人员表示,半导体细分太细,选择了自己能力半径覆盖的领域,并不想与其他厂商挤市场。
 
  与此同时,中国半导体产业人才稀缺,以及对完全自主和“拿来主义”的讨论争议,影响了产业发展的进度。Gartner分析师盛凌海表示,已经投入几十年的研发都没有结果,短时间内想要突破并没有那么简单。?
 
  这些原因导致中国半导体产业一直处于“大而不强”的状态,中国半导体产业更多集中在后端工艺,通过砸钱就会有收获,但对上游基础原材料、半导体设备以及核心元器件,如射频、FPGA、高速数模转换、存储等多个核心芯片技术仍掌握在国外厂商手中,产业需求基本来自进口。
 
  海关总署数据显示,最近几年集成电路进口额均超过2000亿美元,甚至长期超过石油进口额。2017年,这一数额达到了2601亿美元,进出口贸易逆差达到最高值的1932.6亿美元。
 
  正因为对外界的高度依赖,因而此次美国对中兴的“锁喉”,让整个中国半导体产业感到了危机。
 
  因为中国产业的先天短板,未来发生两国芯片大战的可能性并不被外界看好,但杨光表示,危机肯定会激励自主芯片产业的发展,但想依靠国产芯片帮助中兴度过危机是远水解不了近渴,芯片行业是个长期的过程,需要持续投入而且有些必要的学费恐怕也是绕不过去的。在可预见的未来几年内,比如5G开始这几年,恐怕还是要靠国际市场供应。
 
  不过,英特尔中国区通信技术政策和标准总监邹宁告诉记者,5G是对上一代通信技术的飞跃,从人与人沟通,引入人与物的沟通,会有很多创新的空间,未来专利标准将不会向3、4G时代集中在少数厂商手中。这无疑是一个利好消息。


公司简介 | 公司新闻 | 行业新闻 | 产品介绍 | 产品展示 |
Copyright 2015-2016 山东庆云鑫恒兴机床附件制造厂 版权所有
网站地图 | 

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