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东庆云鑫恒兴机床附件制造厂

如何衡量一家企业的管理是好还是坏?
发布时间:2018-03-23 15:29

  3月23日上午消息,这位亿万富翁终于就此事件接受了媒体的采访,除了采访之外他还发表了一篇博客,他承诺将会对那些“流氓应用”进行调查,查出哪些应用在通过Facebook平台盗取用户的敏感数据。扎克伯格对CNN表示Facebook将会对全部超过20亿用户进行提醒,警告用户他们的个人数据可能已经被盗取。
 
  扎克伯格在自己Facebook主页的博文中写到:“我一直都在努力了解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,已经寻找确保此类事件不会再次发生的办法。我承诺我们将会解决这个问题,并且在未来打造一个更好的服务,并长期坚持下去。”
 
  在立法机构、投资人和用户看来,对Cambridge Analytica进行深入调查,查明对方是否依然保留着从Facebook那里获取的数据,以及对其他第三方应用进行调查,确保没有其他第三方机构在Facebook上盗取了用户数据,可以说扎克伯格此举走向了正确的方向。但是这种做法不足以平息外界对他们的批评,一些人依然认为扎克伯格和他的公司做的还不够。Facebook公司CEO马克·扎克伯格(Mark Zuckerberg)在Cambridge Analytica盗取用户数据进行政治广告一事上打破了沉默,他表示公司将会确保类似的事情不会再次发生。但是对于扎克伯格的回应,批评者们并不满意。
 
  本周三,Facebook官方代表与美国商业委员会进行了秘密会面。据两位参与了本次会面的人士透露,这次会面持续的时间长达两个小时。双方主要讨论的问题为是否有其他第三方机构也采取了和Cambridge Analytica相似的手法获取了用户的数据。一位商业委员会的工作人员透露,Facebook表示他们不知道信息泄露的范围有多大,也不知道有多少第三方机构获得了这些数据。
 
  在本周三进行的采访中,扎克伯格表示,他对前往国会作证持开放坦度,只要立法者认为他能够提供相关的信息。
 
  截止到当地时间下午2点,Facebook的股价下跌了1.2%,本周总跌幅已经达到了大约10%。
 
  扎克伯格忽视了自身的问题
 
  在此事件爆发之后,扎克伯格采取的解决方式只是对外部开发者进行调查,查明他们是否曾经通过登录工具来收集Facebook用户的个人数据。市场分析机构Pivotal Research的分析师布莱恩·威泽(Brian Weiser)表示:“他们并没有意识到自身的体系所存在的问题。我们只看到了爆发出来的问题,但是其实他们业务的很多部分都存在着问题。”
 
  Monness Crespi Hardt & Co.分析师詹姆斯·卡克马克(James Cakmak)表示:“该公司现在只是在试图解决开发者的问题,但是要想让公众和市场感到满意,他们还需要做出更大的努力,找出这个事件出现的根本原因,并将其解决。”
 
  回应太晚、内容太少
 
  在事件爆发几天之后,扎克伯格才对报道进行了回应,然而正是这几天的发酵让公众对Facebook的愤怒到达了顶点。Tigress Financial Partners首席投资官伊万·费恩塞斯(Ivan Feinseth)表示:“所有人都感到非常失望,而他(扎克伯格)和该公司COO雪莉·桑德伯格(Sheryl Sandberg)却并没有第一时间站出来。”
 
  如今网上对于这件事件的讨论已经呈现了白热化的状态,甚至出现了一个名为“#deleteFacebook(删除Facebook)”的运动。当扎克伯格终于站出来向公众做出解释的时候,一部分用户已经对Facebook彻底失望。在扎克伯格代表Facebook发布了声明之后,来自罗德岛州的政治家大卫·西西林(David Cicilline)表示:“这样一个声明无法平息整个事件。马克·扎克伯格需要在国会前进行作证。”
 
  其他一些来自美国和欧洲的立法者也持有和西西林相同的看法,例如来自明尼苏达的民主党参议院艾米·柯洛布查(Amy Klobuchar)以及来自康涅狄格州的民主党参议院理查德·布卢门撒尔(Richard Blumenthal)。身为司法委员会成员的布卢门撒尔表示:“国会没能对Facebook实行好监管,对于隐私保护进行立法是一件非常必要的事情。”
 
  欧洲议会会长安东尼奥·塔亚尼(Antonio Tajani)在Twitter上向Facebook提出了多个至今还没有解决的问题。他表示:“我希望他(扎克伯格)可以在超过5亿欧洲公民参与的欧洲大选之前给出进一步的解释。”
 
  德国司法部长卡塔琳娜·巴利(Katarina Barley)在接受德国一家报纸的采访的时候表示,她将会要求Facebook官方进行一次面对面的解释。英国立法者马特·汉考克(Matt Hancock)表示:“创新和隐私之间的平衡,不应该是由一家企业来决定的。大型科技企业也必须要遵守法律,我们目前正在加强这方面的法律制定。”
 
  一位自2008年起就一直在使用Facebook的用户表示:“我不再相信他们了,扎克伯格的博文一点意义都没有。”
 
  另一位自2004年Facebook成立开始就在使用该平台的用户则认为,对信息泄露事件进行调查听上去是一件好事,但是Facebook很难彻底解决这个问题。在信息已经泄露的情况下,所有一切补救工作就都已经太晚了。
 
  投资人密切关注Facebook管理层
 
  Facebook董事会首席董事苏·戴斯蒙德-赫尔曼(Sue Desmond-Hellmann)在一份声明中表示:“马克和雪莉已经知晓了这件事的严重性,目前他们正在和Facebook其他的领导层一起打造更好的用户保护。他们打造了这家公司和公司的业务,他们在未来还将会继续下去。”
 
  在立法者对Facebook进行了传唤之后,人们开始对这家公司的管理层提出了质疑,并且在观察他们将如何处理这个问题。威泽说到:“这其实是Facebook的一次经营失误。如何衡量一家企业的管理是好还是坏?你只能说这家公司获得了大量的用户和营收,但是用户和营收的数量不能用来评判管理的好坏。”
 
  在扎克伯格发表了个人声明之后,Facebook的董事会也对批评进行了回应。
 
  一些分析人士也愿意给Facebook的领导层一次机会。费恩塞斯表示:“他们都是优秀的管理人员,他们打造了这样一个大型的企业,他们在市场上鲜有敌手,用户也很难找到另一个替代Facebook的产品。”


公司简介 | 公司新闻 | 行业新闻 | 产品介绍 | 产品展示 |
Copyright 2015-2016 山东庆云鑫恒兴机床附件制造厂 版权所有
网站地图 | 

0